Skeptoid
民间神话背后的科学根据
Weibo Renren Facebook Stitcher

Skeptoid
俐思

支持Skeptoid
Support Skeptoid

光脚真的好处多?

有些人主张光脚对你的脚部健康和力量都有益处。

插曲 #7, 2013年01月01日
中文音频 | English

今天我们要用理性的观点,以科学为依据来检验一个潮流趋势。这一潮流从表面看似乎是又一个嬉皮士们提出的无稽之谈,象他们一贯主张的"凡是天然的都是好的,凡是现代文明的产物都是邪恶的"论调。该潮流认为我们都应该光着脚。"光脚派"的倡导者声称,我们人类是光着脚完成走路和跑步的进化过程的,光脚可以预防和减轻脚骨的损伤,不管是跑马拉松还是在会议室里做报告。

必须承认,初听到这个说法,我是嗤之以鼻的,这听起来包含了太多伪科学的危险信号。 包括有人暗示医药界或产业界用昂贵的鞋子或矫形治疗令我们的脚一直受伤的阴谋论。当然还有那长盛不衰的"一切都要全天然"的谬论。不过,"昂贵跑鞋"之类的商品,我也一直觉得值得商榷。在人类历史发展到非常近期之前,没有人有昂贵的跑鞋,甚至没有人穿鞋子,而大家也都过的很好。这让我想到,每次看到新手父母花着双倍的价钱购买超市里的婴儿专用果汁,我就觉得滑稽。即使在今日,世界上很多地方的婴儿每天能有东西糊口就算不错了,而他们也成长的不错。作为几百万年进化过程创造出来的两足动物,适宜于光脚在大草原上行走或奔跑的产物,我真的需要一双100美元的高级跑鞋来让我的脚正常运作么?出于本能的反应,我的答案是"大概不需要"。因此,我觉得光脚这个问题还是值得细细研究一下的。

从逻辑上看,赞同光脚一方的言论更有说服力,不管是针对每日运动族还是专业运动员。的确,我们是光着脚完成了进化。象左拉∙巴德和阿比比∙比基拉之类田径记录的创造者也都证明了完全可以光脚参加最高等级的比赛,鞋子不是必需品。我有位朋友去非洲旅行,带回来一些当地男子脚的照片,该男子从生下来就没穿过鞋。他的脚看起来不太像人类的脚,更像是宽大厚重的灰色皮垫子。任何地面,任何气候,应该都不会对他的行走造成丝毫不便。也不用担心足弓支撑方面的问题,这个人的脚已经没有可辨识的足弓了。如果你不介意看上去象哈比人,那这种生活方式倒也不坏。随时随地,可以想去哪就去哪,不用担心受伤或者地面不好走。毕竟,在我们50万年的发展史上,绝大部分的早期人类都是这样度过一生的,即使在今天也还是有人用这种方式生活。

倡导光脚生活方式的网站数量不少(例如Barefooters.org和RunningBarefoot.org)。他们鼓吹的好处大多是自由,舒适,和无忧无虑的生活方式。不过,他们也有引用一些健康方面的功效。发表在美国手足病医师协会期刊上的一项1949年完成的研究发现,可以通过光脚避免大部分脚部真菌。研究的采访对象是超过100个中国黄包车夫,他们每天光脚在坚硬的人行道上拉着车跑来跑去。除了刚开始拉车时经历的短暂疼痛和肿胀,没有人报告任何脚的问题。该研究总结道"对于健康的脚来说,鞋子不是必需的,而且鞋子是大部分足部问题造成的原因"。不过仅以这一项数据做出的结论并不成熟。其中特别指责的是"不合脚的"和"有限制性"的鞋具,这与现今耐克等品牌的鞋子似乎并不相符。想要将1949年的实验结果传达给如今的运动者,也并不容易。

光脚拥护者们提出的主要医学主张就是穿鞋会让脚部肌肉得不到使用,而引起退化。这听起来似乎是显而易见的道理,不过并没有研究结果来做证明。有一个与之相反的言论倒可能更加正确。当你穿着普通厚度的鞋,鞋跟大约22毫米,你的脚踝侧面的平衡角度被垫高不少,从逻辑上说,这样更容易受伤。因此需要脚部的肌肉和肌腱更用力,来稳定脚踝。

通过搜索现有研究资料,我们发现研究者们抱怨最多的是缺少比较光脚跑步者和穿鞋跑步者受伤几率的研究。因此,要做出光脚跑步或者穿鞋跑步中任何一个能预防受伤的权威定论,都缺乏成熟的条件。如果你听到任何一方声称自己的方式更安全,这样的说法都是没有研究结果支持的。不过,有一点非常明确的是,光脚跑步时你更多用到脚趾,这和动物的步幅类似,而穿鞋跑步时,更多是脚后跟用力。这说明(也很少有人会有异议)穿鞋跑步是不太自然的方式,至少从步幅来看,与我们祖先进化的方式非常不同。

穿鞋跑步时从脚跟到脚趾的步幅似乎与脚掌内转很有关系,但是这个因果关系并不是必然的。我们很容易想象,持续以脚跟着陆能够引起韧带的不断拉伸,并最终将脚掌向内翻转。然而,不管这个因素是否存在,我们还不清楚这样的脚掌内转是否有问题。并没有任何证明显示脚掌内转和脚部受伤之间有何联系。不过,经常穿鞋会弱化脚部的说法到处都有耳闻,听起来合乎逻辑,所以也很容易让人相信。

作为应对,一些鞋子制造商已经不动声色地进入了一个新的竞技场,开始制作不太传统的鞋型。伐伯拉姆五指鞋基本上就是脚上用的手套,只提供一层薄薄的鞋底,以保护脚部不会被尖锐物体划伤。伐伯拉姆表示"通过刺激你脚上和小腿的肌肉,不仅让你更强壮健康,还能增强你的平衡感,灵敏度,以及肌肉知觉。"

另一个品牌Vivo Barefoot 的鞋型看起来更传统一些,不过它们不采用刚性结构,只有一层防穿刺的薄底。Vivo 声称光脚的好处是"锻炼脚部肌肉;重新调整你的自然姿势;感受地面对感官知觉的刺激;以自然的方式弯曲你的脚"

在我看来,这些言论都应该归于营销方案。它们并没有研究结果为证明。有些话从逻辑上是靠谱的,其中部分可能也是正确的。不过,目前来说,我们没法确认正确与否。的确,我们是光脚完成了进化,但这不代表光脚就是最好的方式。

"自然进化让我们成为两足动物,可以在草原上光脚行走或奔跑",这并不能作为完美的论据,说明人类对此适应的很好。自然生物中进化出无用甚至不利特征的例子比比皆是。长颈鹿的喉神经从脖子一直延伸到胸部,环绕主动脉,再一路转回喉头。这让它们的脖子长的滑稽,很多行动都难以完成。爱尔兰大角鹿的鹿角如此之大,以至于该动物在当地找不到足够的食物来维持其生长所需的能量,最终物种灭绝了。新西兰不会飞的鸮鹦鹉,它们的求偶仪式更容易吸引来捕食者,而非配偶。所有脊椎动物眼球上的视网膜都是由内到外的,这样就制造了本不该出现的盲点。诸如此类的例子还有很多。我想说的是自然进化并不会制造完美无瑕的生物,而是有足够优势可以存活的生物。

人体本身也包括了很多进化失败的例子,不过我们已经学会去弥补许多不足。如果鞋子真的能帮助我们更好的行走,那它们就是另一个运用医学科技改善我们身体固有弱点的例子。我们体内的阑尾派不上什么用场,除了有可能让人致命,因此我们发明了阑尾切割术。智齿总要把多颗牙齿一起挤到下颌处,所以我们轻车熟路地把它们拔掉。大部分人都有视力问题,所以我们矫正视力。从足科来看,我们膝盖侧面的韧带会加重很多膝盖问题,因此一些现代膝盖外科手术会切断这一部分。

解剖学上还有一个证据说明人类进化成两足动物的过程并不完整。直立行走让人类女性的盆骨发生变化,与其它灵长类相比,人类盆骨留给产道的空间不多。比起用指关节叩地行走的类人猿,人类女性生产的危险性更高。然后又要说到我们奇怪的脚。地球上几乎所有动物都是用脚趾或手指行走,但是我们人类却要用到多一个部分,用脚踝行走,甚至在我们的婴儿期,爬行也要用到手腕。如果是在爬树时,使用关节来得到更多的接触面积是合理的,但是在平地上行走这样做的意义就不大。别的不说,这样让我们有更少的关节来吸收扭伤,让我们的脚踝和膝盖更易受伤。

所以,在光脚的问题上有清晰的,以科学为依据的定论么?我的调查结论是该领域众说纷纭,不管是穿鞋还是光脚,任何一方发现的好处都并不突出,而且这些好处也很大程度上因人而异,取决于人们的不同习惯和骨骼结构的差异。在我看来,最有意思的启发就是光脚跑步的确是完全可行的方式,不管是专业运动员还是日常慢跑者。唯一的风险可能就是脚会被扎伤,要解决这个问题,你要么可以把自己的脚锻炼成那位非洲仁兄一样,要么可以穿一双那种模拟光脚的鞋。象黄包车夫的情况一样,当你克服了最初的疼痛和肿胀,之后因为没穿鞋而受到重伤的可能性不大。

顺便提下,早已退役的左拉∙巴德在她家乡南非还是每天跑10英里。不过她的情况有了变化。她在2005年告诉英国卫报的记者:"我不再光脚跑步了。随着年纪增长,我的腿筋多次受伤。我觉得穿鞋可以提供更多支撑和保护。"当然,她的例子也只能作为一例数据,而且还是未经查实的小道轶事。要做出科学的结论,我们还需要成千上万例可监控的数据。

 

©2013 Skeptoid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