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eptoid
民间神话背后的科学根据
Weibo Renren Facebook Stitcher

Skeptoid
俐思

支持Skeptoid
Support Skeptoid

现代亚洲的穴居人

传说中的阿尔玛是否代表了一群穴居人遗老的存在?

插曲 #8, 2013年01月08日
中文音频 | English

今天我们要去到喜马拉雅山脚下,挖开泥泞不堪的墓群,探究隐居在亚洲最黑暗的岩洞深处的穴居人,寻找他们现今仍然存在的真凭实据。

我一直都爱读有关怪物,鬼魂和神秘生物的故事。关于喜马拉雅雪人,最先激起我兴趣的是与之有关的报告实际上涉及两种差异鲜明的物种。被埃德蒙∙希拉里爵士追踪并留下著名脚印照片的在山间乱跑的长毛巨猿,和迪士尼乐园云霄飞车中跳出来制造惊吓的怪物,他们一般被称为雪怪。当然他们的名字还有各种不同版本,但简单起见我们就用雪怪好了。另一类喜马拉雅雪人,既不高大,也并不特别多毛,和雪人好象并不沾边。阿尔玛人是最常被描述为体型矮小,骨瘦如柴的一群人,他们大约五英尺高,毛发茂盛,体味难闻,沉默不语,生活状态还处于旧石器时代的肮脏落后,居住地点位于喜马拉雅山脚到东欧一带。这些描述和我们称为尼安德特人,也就是穴居人的族群基本一致。不过,由于没有遗体或基因上的证据可供参考,这些描述也有可能和其它一些更早期更远古的人种相符。

穴居人的历史简短来说是这样的。他们并不是现代人类的祖先。根据"自然"期刊上发表的一些研究,穴居人的祖先是大约516,000年前从进化树上分支出去的一族。线粒体DNA研究明确显示了穴居人和智人有着各自的进化历程。大约45,000年前,当克鲁玛努人迁入欧洲大陆时,穴居人被推散到世界各地的犄角旮旯里。他们中已知的最后一群于大约24,000年前在直布罗陀海峡附近逐渐灭绝。这也就结束了他们大约300,000年的生存历史。

这并不是地球上唯一居住过的与现代人类有显著不同的原始人种。傍人是肌肉发达,外型似猿类的更新纪灵长动物中的一员,他们常常会与另一类更近代,体型较小,智力更高的能人遇到并争抢资源。

根据许多进化史上的先例,我们可以假定阿尔玛人曾经存在过。就如同雪怪,我们也有化石记录的例证。有一类史前类人猿叫巨猿,大约9英尺高,重量达现今的大猩猩三倍之多。现有的红毛猩猩是和他们最近的亲戚。巨猿的居住地曾在中国和印度,实际上就是如今雪怪被传存在的区域。它们于大约五百万年前出现,在大约10万年前逐渐灭绝。就像穴居人一样,它们曾经在地球上活跃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最近代的进化活动中才消失不见。这让我们想起腔棘鱼的例子,它们曾被以为于一亿年前就灭绝了,但1938年它们再次出现,这让人们非常惊讶,也证明了我们之前的猜想是错误的。

关于穴居人存在的假想,让我们来看一些广为人知的神秘故事,看看是否能用假想作为它们的解释。

在19世纪中期,故事是这样说的,猎人们在格鲁吉亚捕获了一个女性野人,他们给她命名为扎娜。描述中称她体型高大,肌肉发达,强健多毛,而且耐寒能力极其强。她被放在一个村庄里,并逐渐被驯服同化,尽管她一直没能学会说话。扎娜还生了一些孩子,大概是她喜欢喝酒,然后醉倒沉睡的结果。她于大约1890年去世并被埋在村里。有一些俄罗斯的研究者对扎娜的故事进行了追踪。虽然没有她存在过的直接证据,但是当地很多被访问到的人都知道扎娜的孩子。她的孩子中有四个存活下来,长大之后都和正常人类无异,除了据说皮肤颜色较深以及力气很大。研究者只能找寻到一处墓地,那是她1954年去世的儿子克为特的墓地。克为特的头骨检测出的结果众说不一。Skeptoid网站上这期的讲稿里放了一张该头骨的照片,所以您可以做出自己的判断。该头骨目前应该是陈列在莫斯科国立大学的古人类学学院里。我并没能找到关于该头骨的任何DNA测试报告。

1988年一家上海的报纸报道了从中国中部山区采集到的野人头发样本,并称他们绝非人类。中国一直以来就有野人的传说,事实上,在1976年,中国科学院曾经派出110人的小组,试图捕捉一个据说攻击过六位政府官员的野人。中国也有关于野人的故事,说是1940年一个女人受到野人袭击后产下一个孩子,这个孩子皮肤黝黑,力气极大。二战期间,在中国边境巡逻的蒙古军事人员以为看到突击队而开火,结果惊讶地发现他们打死的是类似猿猴的生物。令人遗憾的是,如果这是真实发生过的,并没有人想到拍张照片或者保留些样本。象扎娜一样,中国版野人的描述也一般是体形巨大,肌肉发达,毛发茂盛,和我们所知的穴居人特征正好相反。实际上,它们听起来更像是巨猿。但如果扎娜是巨猿的话,她不可能与人类父亲一起生下孩子。两者的基因组相差太大。但如果她是穴居人呢?这就不是不可能的了。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正在通过1980年克罗地亚发现的大腿骨碎片,试图重建穴居人的基因组。在得到完整的基因组之前,我们还不能确定人类和穴居人是否可能混种繁殖。目前完成的大部分DNA测试显示,如果人类和穴居人真的曾经混种繁殖过,其程度也不显著。

现在我们对已有的证据有了基本的了解,那么可以用怀疑的眼光检验下我们得到的结论。基本上,我们还是一无所得。我们有的只是非常含糊,似是而非的一些假想。的确,我觉得穴居人遗老,巨型猿人,甚至一些傍人的后代有可能存在于亚洲的偏远地区。不过我们有的仅仅是这些猜想。关于那些野人被捉住和生儿育女的故事,我们暂时只能用这些假想来做解释。在不同时期,亚洲各地都有关于阿尔玛人的故事,就像美国西北部也有大脚野人的报道。但都缺少可供检验的证据。克为特头骨的存在,并没有在科学期刊上带来胜利性的标题,说明该头骨中并没有找到什么不同寻常的部分,这也让人对扎娜的故事产生怀疑。

怀疑论的目的并不是要去否定,所以我不会说阿尔玛人并不存在。科学是要先看证据,再做结论。关于阿尔玛人,我们缺少他们存在的证据,但不代表我们有证据证明他们不存在。不相信阿尔玛人说法的人并不是思想保守。我们对于任何可以陈列出的证据都保留绝对开放的态度。DNA测试和基因组会让这一切更加显而易见,也更精确,所以让我们拭目以待把。

 

©2013 Skeptoid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