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eptoid
民间神话背后的科学根据
Weibo Renren Facebook Stitcher

Skeptoid
俐思

支持Skeptoid
Support Skeptoid

伏尼契手稿

历史上最有名的,无人能破解的著作,其真实来历和意义是怎样的?

插曲 #9, 2013年01月22日
中文音频 | English

今天我们要研究的是有史以来最有名,从未被破解的一份文本,它是一本中世纪科学著作,书内充满了美丽的插图和奇妙的智慧,但却从未有人能读懂上面的任何一个字。这就是伏尼契手稿。

首先让我们解决一下伏尼契手稿究竟为何物的问题。至少到目前为止,伏尼契手稿还是一个未解的谜。凭着我们现有的已知信息,我们还不能得知它的作者是谁,手稿内容是什么,以及作者的目的何在。我们有一些猜想理论,但是现今还不能完全揭开它的神秘面纱。尽管如此,科学探索的旅程总是令人着迷的,和未知的部分相比,我们已经了解到的信息同样令人关注。

在欧洲某处,大约是意大利北部,15世纪早期,人们屠宰一些动物(如绵羊,小牛,或山羊)之后,用他们的皮制成羊皮纸。应该是在那个时期,很可能是有两个人,用一只羽管笔和普通墨水写下了这本38,000字的手稿。从头到尾,手稿内使用的字母和语言无人能识别。它并不是一本巨著,从尺寸来看是16厘米宽,23厘米高(大约6英寸宽,9英寸高),厚度大约5厘米(2英寸)。页数是240页左右,内容大多为插图,有好几处页面被折叠起来拼成大的图表或图纸,所以具体的页数要看你怎么计算这些折叠部分。全书使用了大约23到40个不同的字符,其中有些可能是其它字符的变形体或者组合词,所以统计的方法也有待确定。

不同类型的插图显示,该文本分为六个章节。第一章是最长的,有130页,其中包含了对113种植物花卉的详细描绘,但是这些植物也没有人认识。这一章称为植物学篇章。第二章是26页的占星图,有大量圆形和同心圆的图形,还有一些星座的标识。第三章是生物科学篇,主要是一些裸体女人在装有复杂管道的水池里嬉戏的绘图。第四章是宇宙哲学篇,特点是包括了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插页,上面是表现某些宇宙特性的圆形图表。第五章是制药学,有100多幅草药,根茎植物,药粉,药酒和药剂的绘图,但它们的内容和用法我们也无法分辨。最后一章,称为星星篇,是最神秘的部分。内容是23段文字,分为简短的段落,每段标有一颗星星。书中有些插图可以看出受到东方文化的影响,包括一副可能是描绘巴格达城区的地图,巴格达曾是东方知识的集中地。

大约几百年后(具体时间不详),这本书被加上了封面,可惜是空白封面。之后,有人给插图上了色,但看得出涂色的人并不像原作者那样用心。

在十六世纪这本书的拥有者是英国占星家约翰∙迪伊,他在书的每一页右上角处添上了页码。迪伊将书卖给了德国皇帝鲁道夫二世,当时他们认为书的原作者是罗杰∙培根,一位13世纪被众人称为科学之父的修道士。此后这本书更换了几次主人,新主人都把自己的名字写进书里。1666年,书被送到罗马,呈献给著名学者亚塔那修∙基尔希,附带着一封约翰尼斯∙马库斯∙马尔西签名的信,信中表示希望基尔希能翻译此书。马尔西的信至今一直和书保存在一起。在那之后的一段时间,手稿的下落不明,直到1912年,古董书商威尔弗里德∙伏尼契在意大利蒙德拉贡府邸的耶稣会发现了它。伏尼契让该手稿成为举世关注的对象。几次易主之后,手稿最终被捐赠给耶鲁大学的百内基图书馆,并从此定居在此,它还得到一个正式的名字MS408。

自伏尼契手稿被发现以来,关于它的解读就有各种不同猜想。很多人认为它是以某种代码编写的,不过在花费大量精力之后,没有人找到解码的方式。有些人觉得它用的是一种构造语言,就是一种刻意编排发明的,而非自然形成的语言。还有些人推测需要用特殊方式阅读,就是用一张留出空洞的纸遮盖在手稿页面上,只读露出来的字。最为流行的说法认为它只是一个骗局,手稿的完成时间可能是羊皮纸发明后的任何时段。作者的目的也有多种可能性,从为了赚钱,学术欺诈,到只是周末无聊的消遣。

关于手稿的原创作者,猜想也一直很多。普遍认为的人选是罗杰∙培根,但这只是手稿拥有者们的推测,并没有任何证据。据我们所知,罗杰∙培根并没有用同样的神秘语言写过其它作品。另外,他去世于1294年,是在该手稿完成的100年之前。

我们可以将罗杰完全排除,因为我们知道羊皮纸发明的时间,而这一点是无论伏尼契还是之前手稿的拥有者都不了解的。2011年,亚利桑那大学的格雷格∙霍金斯博士完成了对该手稿的碳年代测定,将羊皮纸的日期锁定在15世纪初。不过,对墨水的测定就没有什么好的方法。大部分的墨水都无法用放射性碳做测定,因为它们不一定含有有机物质。即使它们有,我们也没有技术能将墨水里的碳和羊皮纸里的碳完好地分离。我们发现手稿使用的颜料与那个年代所知的材料相符,不过精良的现代造假术也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

不管怎样,我们还是能做出一些很有根据的推测。羊皮纸通常会被清洗后再次使用(现今的很多造假者就利用这一点,做出来的文件通过放射性碳能够呈现出古代的时期),但是这样做会留下化学痕迹。我们确知的是伏尼契手稿是用墨水在羊皮纸上第一次写成的文本。在历史上羊皮纸一直是供不应求的。如果说要把一叠完好的羊皮纸闲置不用几十年甚至几百年,专等着后来的人伪造古迹,这样想是很不合情理的。况且,马尔西的信也让我们没有理由怀疑手稿的历史。我们可以确信,该手稿是在羊皮纸发明后差不多时间内完成的。

现在让我们检验一下手稿的其它特性,看能找到什么线索。

有一个重要的发现是该手稿里没有任何校正。也没有作者为把文字挤进某一页而缩小字体的地方。如果这是原稿的话,这种情况很不可思议。一般来说初稿总会有一些小的错误。要如何解释这个情况呢?在各种猜想中,有两个最有可能。

第一个可能性是这本书是抄写本,甚至可能是抄写罗杰∙培根的作品。如果抄写的人 有原版在手,他能先看到字数,再恰当地安排,把文字填进每一页。如果他抄写时很仔细,也就不需要有校正。抄写版的猜想也与手稿其它特性符合,比如它看起来是由最多一两个人完成全部内容的。如果该书是抄本,这一信息本身并不能帮助我们解读它的文字,但是会让我们好奇为什么有人会费心完成这样一份精美的抄本,而书的内容却不知所云。

对书本整洁无暇的第二种解释可能更有启迪作用。这些文字可能是完全没有意义,只是作者随意乱编出来的。这样也就没有校正的必要。也不用因为页面不够而压缩字体大小。

认为"手稿只是胡编乱造"的说法也有一个漏洞。如果它真是胡编乱造的,那未免也编的太好了。很难想象一个外行人能完成这样的作品。许多不同的研究者,运用各种方式,对文本进行过无数次的电脑分析。这不仅仅是在试图翻译文本(尽管所有的尝试都遭遇惨败),也是将它的韵律与真实的语言进行比较。其中字母出现的频率,词语长短,以及单词的重复率,都与我们实际语言非常类似。不过并未同任何一种语言完全匹配。这只是猜想,但我完全能想象有个和尚或者专业写手,对编造语言非常在行,并有意编写了这本书。这不太可能是个外行人,随便哪个无名之辈,或者其它领域的人士,可以碰巧写出这么高深的"胡编乱造"。

除了文字含有意义之外,还有一些别的线索。在六个不同章节中,我们发现词语使用和词关系有着自己的模式,似乎这些章节确实是关于不同的主题。与其它章里的某页相比来说,同一章节内各页的内容都更相近。

不过,一项更广泛的分析将我们引向了另一个有趣的发现,用我们业内的话来说,就是"好戏开场了"。

20世纪70年代,美国海军密码员普莱斯考特∙柯利尔完成了一项著名的分析。他发现伏尼契手稿是以两种截然不同的语言写成的。他将其分为两类"语言",不过也考虑过或许它们只是表达不同主题,使用不同的加密方法,或者可能只是不同的方言。他把这两类文字列为伏尼契A和伏尼契B。有意思的是,伏尼契A和伏尼契B分别用了两种不同手写体,尽管字母和书写风格相同。书里的每一页都是完全使用A和B的一种。生物学篇和星星篇用的是伏尼契B,而其它章节以伏尼契A写成。作为例外的是第一篇,也是最长的一篇,植物学篇章,其中包含了这两类语言。不过它们并没有互相穿插。该书是以单页对折后,将一组书页叠放在一起,再放上另一组,装订成书。每一单页上的内容都是完全用A或B中的一种语言写成。

让我们以我最倾向的一种解释来做总结把,这可能我们通过所有已知信息得到的最靠谱的一种解释。在15世纪初,某个专业人士,可能是位医师,占星家或者炼金术士,为了让自己更有名气,想要编造出一些材料来显示自己懂得罕见的东方知识。他联合了一位和尚或者写手,完成了这本充满令人称奇的插图,涉及多类科学领域,然而文字无人能识的书。他可以随便编造出某种伟大的东方智慧,告诉他的顾客这本书就是那种智慧的来源。编书的和尚应该会有一个同僚,他们两人共同设计出字母表,然后运用自己对多语种文字的熟练掌握,编造出空无内容却令人信服的文本。这份佳作甚至可以让书的主人用来令他的同行们对其刮目相看。因此,这位本来籍籍无名的人士最后收获了名气和不错的市场效应。从概念上来说,这就好象理疗师穿上实验工作服,瑜伽教练在墙上贴上能量图表,各类替代疗法的从业者在网上购买"医生"的名号。

这是目前最可信的一种解释。这本手稿并非恶作剧,它是非常精心写成的,不过内容空无一物。或许将来有一天,人们会揭示出伏尼契手稿完成的其它目的,不过目前为止,这种解释已足以令人取信。

 

©2013 Skeptoid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