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eptoid
民间神话背后的科学根据
Weibo Renren Facebook Stitcher

Skeptoid
俐思

支持Skeptoid
Support Skeptoid

疫苗成分探究

疫苗真的含有反对人士声称的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有毒成分么?

插曲 #11, 2013年03月12日
中文音频 | English

今天我们将把怀疑的眼光投向疫苗反对人士提出的一些说法,尤其是他们列举的疫苗里包含的那些令人恐惧的化学成分和其它危险毒素。这些说法成为了重要的话题,也引起越来越多的公众关注,因此我们不想充耳不闻,直接就否定这些说法。相反地,我们要具有一些基本的应用知识,才能在此类说法流传时更加有准备地应对。

你不用移步到反对人士的网站上去寻找那份巫婆炼药一样耸人听闻的配方。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已经发布了各种疫苗的添加物详细名单,可以按成分或疫苗名称分类检索。我浏览了一下这份官方单子:甲醛,磷酸铝,硫酸铵,牛脑垂体提取物,局部抗菌剂,氨基酸,甚至还有猴子的肾脏组织。发布这份单子的正是那个向我们保证疫苗安全无害的政府。这怎么可能呢?这是不是说明了反对人士的意见是正确的,疫苗的确充满致命的毒素?

在这种情况下,冷静的头脑需要起主导作用。首先,我们身体的每个细胞都是由大量化合物组成,每一个成分都有听起来挺唬人的化学名称。由此我们可以推导出,化学名称本身并不可怕,虽然它们听起来有点吓人。头脑冷静的人可能会接受这种可能性,那就是这些令人畏惧的化学成分被添加到疫苗里是为了发挥好的作用。

当你暴露在病原体前,它会刺激你的身体。这种刺激会驱使你的免疫系统作出反应,并产生抗体来与病菌作战。疫苗的作用也是一样的。它们模拟病菌,让身体产生正确的反应。为了让你的身体准备好合适的抗体来击退预期的疾病,疫苗以一种谨慎规划的方式来刺激你的免疫系统,这是很有必要,意料之中的步骤。所以反对者指责疫苗具刺激性,造成损害,其实也没错,不过这里面有一个重要的缘故,并且这些活动都是在谨慎控制之中。通过攻击你的身体来激起免疫反应正是疫苗起作用的方式。这也是免疫系统的运作方式。吃维生素,喝麦草汁,做瑜伽或者咖啡灌肠,并不能增强你的免疫系统,而挑战它,使之回应,才是增强免疫的方法。

所以,现在我们明白了,疫苗并没有要伪装成温和的阳光或鲜花。让我们再来看下那些听起来令人害怕的成分吧:

甲醛

这一项是千真万确。甲醛让人闻之色变,是因为我们看到博物馆里用来保存动物尸体的罐子里用的就是它。杀菌是它的用途之一,这也是为什么疫苗里会加入少量的甲醛。如果没有这样的消毒剂,装在小玻璃瓶里的疫苗有可能在使用前受到污染。使用甲醛,是因为它是人体里发现的自然成分,是消化过程和新陈代谢的自然副产品。比起打疫苗时输入的消毒剂,你身体内本身就有更多份量的甲醛。由于你的身体是一个水相环境,这些甲醛可以轻易地以化学方式分解,每天都安全地被排出体外。

防冻剂

这一项并不属实。防冻剂是用在汽车引擎里的有毒物质,成分是乙二醇。由于其毒性很大,食品加工和医疗设备里都不采用防冻剂,疫苗或其它药品里自然也不会有。另一类毒性较少的防冻剂是丙二醇,疫苗里也没有。部分疫苗里用到的是乙二醇苯醚。它是一种抗菌剂,很多疫苗用它来灭菌。它也作为一种局部抗生素,用于处理伤口。有人把它和防冻剂混淆,可能是因为它们都是碳氢化合物,同属乙二醇醚家族。不过它们并不是同一种东西。

水银

这是最普遍,也大概是你最常听到的说法,所以我不用花太多时间来解释。部分疫苗(其中不包括定期的儿童疫苗)是用局部抗菌液进行保存,其中含有二乙汞。水银元素是一种危险的神经毒素,不过当它以有机乙基的形式固定下来,就可以很容易的通过肾脏过滤,迅速排出体外。这是局部抗菌液一直被认为是一种安全和流行的防腐剂的原因之一,有很多产品都在使用它。水银也可以用有机甲基的形式固定,这样就完全不同,很难被你的身体过滤出去。不过不用害怕,没有任何疫苗或者局部抗菌液是含有甲基汞的,这一耸人听闻的谣言并没有可信成分。

橡胶乳

这一项也是完全不属实。橡胶乳从来就不是疫苗的成分。这个说法的来源是因为很多医疗设备,例如注射器和外包装含有乳胶。对乳胶严重过敏的人也一直能找到替代品使用。对这一类人来说,这是个常见的问题,但是跟疫苗没有任何关系。

盐酸

听起来有些吓人,不过这倒是真的。如果将盐酸倒在你的皮肤上,会引起烧伤,那是因为你的皮肤本来是酸碱度平衡的。但是如果你将酸加入碱性物质,就可以将酸碱度带回平衡。盐酸被大量使用在很多产业中,它能将碱性过大的化合物调节到理想的酸碱状态,在医药产业也是一样。有些疫苗在添加活性成分后,碱性偏大,如果直接注射进人体,会造成不良反应。盐酸可以将疫苗调整到大约7.4,也就是你身体的正常酸碱度。 你的胃部也会产生盐酸,作为主要的助消化酸,因此人体对它并不陌生。

铝作为辅助剂,通过不同的形式被加入疫苗中。辅助剂就像是催化剂,用以达到理想的刺激效果,让你身体获得的挑战更加恼人。这么做是有目的的,是为了让你的身体作出更强烈的反应。更为刺激的挑战能产生更多抗体。请记住:在这个方面,温和的阳光和鲜花可帮不上什么忙。

铝的确是神经毒素,不过我们身体中自然存在的,和一般环境中的铝剂量远远低于会造成伤害的份量,疫苗中也是一样。铝是地球上丰富程度排行第三的元素,仅仅是生活于此,呼吸空气,平均每个人每天就会摄入3-8毫克的铝,其中不到1%会被吸收到血液里。疫苗中允许含有铝的最大剂量是0.85毫克,和人们在正常情况下一天有可能吸收进血液里的剂量大致相同(也就是大约33盎司婴儿配方奶粉中铝的含量)。大部分的疫苗中铝含量是低于此数的。研究结果也证实了使用过添加铝疫苗和没有使用过的儿童,神经系统并无差别。

阿斯巴甜

同样,这一项也是完全谬误。尽管在网络上的搜索结果会让你产生疑惑,Google 上随处可见"疫苗里的阿斯巴甜"这一词条。但到底说的是哪些疫苗呢?我在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疫苗数据库里没有找到任何答案,添加剂数据库里的搜索也显示"查无此物"。我能找到的唯一一篇文章明确提到何种疫苗含有阿斯巴甜的是反对人士写的,它提到的疫苗也只有一种:伤寒Vi多糖疫苗。但这并不属实。伤寒Vi多糖疫苗的配方是公布于众的,并没有阿斯巴甜。疫苗反对人士最可恶的地方,就是会凭空编造。这样做没有任何建设性的意义。

流产胚胎组织

这些人还真是会选他们能想到的最耸人听闻的内容来说!这项内容完全是编出来的,不过有些疫苗会包含各种动物身上提取出的蛋白质。

人血清蛋白,简称HAS, 是用捐献的人类血液制成的起稳定作用的蛋白质,并非来自流产胚胎。某些疫苗也使用牛血清蛋白。还有部分疫苗是在猴子或者鸡的肾脏组织细胞里成长的,在提取疫苗时,少量动物细胞也会留存其中。并没有任何证据显示这样做可能有危险性。还有些疫苗是在鸡蛋里培养生长的,里面会留存一些鸡蛋蛋白质。对鸡蛋蛋白质有严重过敏反应的人应当避免使用此类疫苗,因为可能会出现问题。

你可能会听到各种关于胚胎液体和奇特动物细胞的恐怖传说。对此,我们应该持怀疑态度。如果你真的担心害怕,就花五分钟在网络上查找一下,真正用到的成分是什么,为什么要使用该成分,以及有没有什么可信的依据需要引起我们担忧。

活性病毒

有些病毒在死掉之后不再具有足够的化学特性,为了让免疫系统能够识别,极少数疫苗中加入了活的病毒。通常甲醛用来击倒这些病毒,将他们弱化到不足以造成威胁的程度,但是还保存活性,可以让身体激发出理想的反应。这可不是随意完成的:找到正好的平衡点,让疫苗既有效又无危害,这是一项艰辛的工作。

你可能会听到一些反对疫苗的积极分子号召"让疫苗绿色化"。他们是何用意?疫苗对环境有不利影响么?这关"绿色化"什么事?推测起来这是对疫苗里添加物的攻击,反对者认为它们对环境不安全,有危害。可惜这种指控太过空洞,让人无法直接回应。具体的说法可以通过试验鉴别对错,而含糊的口号则无法检验。这就是反对疫苗运动所在的处境:任何他们试图提出的具体的,可测试的说法都很容易地被证明是谬误。不要让"疫苗绿色化"这种无意义的口号唬弄住你。

许多反对疫苗的积极分子认为,健康的饮食足以抵御疾病。令人遗憾的是,健康的日常饮食本身不能提供免疫系统需要的挑战,也就不会产生抗体。这样当病原体进入人体时,病菌获胜, 身体就会患病。如果你只注重饮食和健身,而忽略免疫系统保健,那么你可以看起来很苗条,也能去跑马拉松,但是不要期望你的免疫系统在遇到小儿麻痹症之类的疾病时有备无患。

 

©2013 Skeptoid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