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eptoid
民间神话背后的科学根据
Weibo Renren Facebook Stitcher

Skeptoid
俐思

支持Skeptoid
Support Skeptoid

阿斯巴甜究竟为何物

阿斯巴甜,这一人工甜味剂,几乎成了每种疾病起因的替罪羊。

插曲 #15, 2013年05月28日
中文音频 | English

小时候,我曾听说过,人工甜味剂-阿斯巴甜会与人体内的消化酶中和,会把你当天吃的其它东西都转为脂肪。尽管这从生物化学的任何层面上来看都是无稽之谈,但对当时的我来说,这种说法已足够具有科学性,我没有产生任何怀疑,至少令我对它的味道感到厌恶。后来,我发现在大规模日益增长的"反阿斯巴甜运动"中,我相信的这种增肥理论还算是最温和的指责了,尽管从生化科学角度来看,增肥理论并没有合理之处,但在批判阿斯巴甜的各种说法中,它绝对是很理性很正常的了。浏览一下那些命名为"杀手阿斯巴甜","甜味毒药"和"黑暗的真相"之类的网站,你能发现新近出现的阿斯巴甜反对者已经将激进行动变本加厉了。以下是从那些网站上摘取的一些语录:

多发性硬化症常被误诊,它有可能是阿斯巴甜中毒引起的。

阿斯巴甜害死了我的母亲,它使美国及海外数百万计的无辜群众死去或受到损伤。

在实验室老鼠的体内发现,阿斯巴甜会转换成甲醛。

乳腺癌以及海湾战争综合症都与人工甜味剂阿斯巴甜有关联。

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国际食品信息委员会,媒体舆论和其它群体都是阿斯巴甜公司的爪牙,是其欺诈性的非营利机构。

投入市场20多年后,阿斯巴甜的受害者数量在迅速增长,人们开始自己意识到阿斯巴甜才是他们健康问题的根源。许多患者向他们的医生传输了使用甜味剂的风险,并且他们通过极少量传统医药甚至无药自愈。

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罔顾安全问题,利用其政治手腕让阿斯巴甜通过审核。

纳粹科学家的毒药项目:用阿斯巴甜毒害成年人

由于你或你的祖先受到阿斯巴甜这类毒物侵害,免疫系统,线粒体,DNA和线粒体DNA受到的综合损伤已经让你的身体无法对抗化学损害。

负责研究阿斯巴甜的实验室医生曾发现剧毒物质,然后他就神秘失踪了,所有文件也被离奇销毁了。

纳粹分子实际上赢了战争,他们只是假装输掉,所以我们没有注意到政府其实被他们接管了。

好了,先看这些。就算你不曾听过这些说法,你也应该收到过类似的连锁邮件,根据来自专力揭露坊间传闻的Snopes.com的信息,自1995年以来不同版本的邮件就广为传播,散布着阿斯巴甜可能是引起几乎所有疾病原因的不实说法。简单说就是,阿斯巴甜受到过你能想到的每一种攻击:伪科学人士把整部科学字典都搬出来了,言之凿凿却空无一物;认为"牵连即有罪"的人士总是把阿斯巴甜和希特勒及美国前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放在一起;有些逻辑不清的人总是喜欢渲染医药公司的商业结构有多么邪恶,好象这样就能证明"远离阿斯巴甜就可以治愈各类疾病"一样;甚至圣经里的词句也被用来攻击阿斯巴甜。反阿斯巴甜的说客里包括了各种人,从为了卖药而加入的替代疗法商家到整天妄想的阴谋论者。

罗素∙布莱洛克博士是一位退休的外科医生,他是一些反药物书籍的作者和活动家,并相信阿斯巴甜是政府大规模洗脑阴谋中的一环:

由于这些各种各样影响脑部功能的毒素,我们可以看到社会上不仅低智商的人越来越多,高智商的人也越来越少。换句话说,这个是被不断愚化,被化学物质愚化的社会... 人们无法独立思考,就只能依靠政府…所以,根据这些线索,你就能理解为什么他们一直在花费巨额的经费做官方宣传。

阿斯巴甜是一种人造甜味剂,由塞尔公司(也就是现在的辉瑞制药)于1965年最先发现,其化学程式为天门冬氨酰-苯丙氨酸-1-甲酯。从化学类型上来说,它是氨基酸天门冬氨酸和苯丙氨酸的二肽甲酯。它的甜度是糖类的180倍,也因此可以作为有效的低卡路里甜味剂:只需要极少量就能达到效果。也是为了回应外界的疯狂抨击,阿斯巴甜公司的一组科学家在"管制毒理学及药理学"期刊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回顾了2002年度的多项研究和世界各地临床试验结果,其总结语写道:

阿斯巴甜被监管部门批准作为甜味剂和增味剂已经有20多年了。其安全性和代谢成分是通过在实验动物上的,昂贵的毒理学研究来确定的,使用的剂量比人们使用的要多许多…在经批准之后,有些科学性问题还一再被提起,关注的热点主要是其代谢成分的理论上的毒性:氨基酸,天门冬氨酸,苯丙氨酸和甲醇,尽管这些成分,人们在日常饮食中可能遇到的剂量远远超过阿斯巴甜。尽管如此,在通过批准后,还是在继续进行附加的研究,包括评估使用阿斯巴甜和头疼,癫痫之间的连系,行为,认识,情绪和过敏反应,以及潜在的较敏感群体使用反应…针对阿斯巴甜的安全检验已经超过评估任何一种食品添加剂所需的程度。将所有调查研究结果放在一起看,很明显阿斯巴甜是安全的,按预期用途正常使用的话,没有任何未解决的问题。

然而,反对言论还是经久不息。这里还有更多一些针对性的信息:

关于阿斯巴甜导致多发性硬化症的说法完全是凭空捏造,没有任何证据或可信的基础。你可以在多发性硬化症基金会的网页上搜索"阿斯巴甜",获取更多驳斥这种误导性说法的信息。

认为阿斯巴甜会引起"甲醇中毒"的想法是基于阿斯巴甜在被消化时,会释放极少量甲醇的事实。不过,这比吃几乎任何水果获得的甲醇都要更少。例如,一杯番茄汁里的甲醇含量是无糖汽水的四倍。在很多食物里都可以找到甲醇,它是很平常,自然产生的元素。南希∙马可是美国阿斯巴甜阴谋论者中比较知名的一位,她认为自身免疫性红斑狼疮实际上是甲醇中毒的误诊,每天喝3-4罐无糖汽水是该疾病的根源。如果这个说法成立,那么每天喝一杯番茄汁(或等量的其它果汁)的人都会染上狼疮。时代周刊曾经用很大篇幅来驳斥南希∙马可这种毫无根据的说法。

关于阿斯巴甜会在体内转化成甲醛的说法也很多。这倒是真的,甲醛是消化甲醇产生的自然副产品,几乎吃任何食物都是一样。甲醛在大量输入的情况下是非常危险,可致癌的,但那是在大量吸收的情况下,而不是自然消化过程中产生的微小剂量。同样,比起其它普通食物,阿斯巴甜产生的甲醛剂量要小的多。自人类食用水果和蔬菜以来,这个对健康无害的消化成分就一直存在。

海湾战争综合症是将1990年波斯海湾战争和服役人员中出现的慢性疲劳,慢性疼痛和一系列不明确的神经学状况连系起来,其证据也很薄弱。反对论者将该其归罪于阿斯巴甜,但是阿斯巴甜的销量增长和海湾战争服役人员之间并无任何关联。此外,海湾战争退伍人员疾病研究咨询委员会已经排除了一些假设性因素,而阿斯巴甜就在其中。

那么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参与到阿斯巴甜项目,又该怎么说?在阿斯巴甜被批准作为甜味剂时,他的确是塞尔公司的CEO。唐纳德是因其卓越的财务周转能力被聘用的,而他也不辱使命。他并不是在实验室设计发明人造甜味剂的人。即便你相信他利用自己的人脉强行让有潜在危险的产品通过审批这一阴谋论,这本身也不能证明阿斯巴甜就有问题。以此作为前因后果的逻辑存有巨大漏洞。要评定某件产品的安全性,我们不是问"谁是公司CEO?他的人脉如何?",而是要问"试验结果是怎样?"目前为止,所有的试验结果都显示阿斯巴甜和指控其引起的任何疾病之间都无连系。

还有的说法认为阿斯巴甜会在体内分解成有害化合物,这在人体内环境达到极度酸性或碱性才成立,而那样的情况本身就是致命的。不只是阿斯巴甜,很多食物都会有此反应。所以,如果一个人身体的化学环境糟糕到阿斯巴甜都能产生危险,那他也早就因为其它原因一命呜呼了。

与阿斯巴甜有关的健康风险确实有一种,不过仅仅是针对在12号染色体上有罕见基因缺陷的,也就是苯酮尿症的人群,大约是15,000人中会有一个人受到影响。由于他们不能代谢苯丙氨酸,所以不仅是要减少摄入阿斯巴甜,而且还有所有含有苯丙氨酸的产品。很多食物,甚至包括母乳,都含有苯丙氨酸,因此把阿斯巴甜作为问题食品单列出来没有什么意义。

阿斯巴甜不能用于烹饪,这个说法是属实的,不过不是基于安全原因,而是因为它在烹饪温度下会分解并失去味道,象一些其它食物一样。由于这个缘故,另一种人造甜味剂,蔗糖素开始在市场销量上领先于阿斯巴甜,因为蔗糖素在烹饪时能保留原味。

当你听到与科学舆论相反的,由一小群极端人士支持的说法时,你当然可以加入怀疑者的行列,但不代表这不值得你花点时间去一探究竟。阿斯巴甜在被批准合格后还是经受了无数次的检验,而每次的结果都证明它是安全的。所以,如果你继续支持反对它的言论,也就很难避免偏离理性的轨道。尽管享受你的无糖饮料把,它们不会对你有害。如果它们真的有害,我早就已经与世长辞了。

 

©2013 Skeptoid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