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eptoid
民间神话背后的科学根据
Weibo Renren Facebook Stitcher

Skeptoid
俐思

支持Skeptoid
Support Skeptoid

自来水里的氟是怎么回事

有一些边缘活动分子声称自来水里加的氟弊大于利。

插曲 #18, 2013年07月09日
中文音频 | English

今天我们要打开厨房的水龙头,用嘴接着自来水,往身体里灌进一些政府添加进水里的化学成分,也就是部分人声称有毒的氟化物。

在大多数工业化国家,市政府都会在供应的水里添加氟,在中国,直到1983年也是同样的情况。大多数人对氟化反应的理解就是地方政府在供应水源里加入氟,这种说法基本正确。不过,很多人不了解的是,在某些情况下,氟化反应意味着去除水中天然存在的过量氟化物。氟是地下水中的天然元素,世界各地都有存在,只是含量不同。氟化反应的过程就是调节水中氟的含量,以达到最健康的水平。

氟化反应是如何成为城市供水程序中一环的呢?这要从20世纪早期一位名为弗雷德里克∙麦凯的牙医说起,他当时在美国的科罗拉多州行医,并注意到他的病人中许多人的牙齿都发黄发黑。在德克萨斯州,黄黑的牙齿非常普遍,以至于人们称它们为"德州牙"。麦凯医生花了三十年来调查缘由。他为什么这么感兴趣呢?因为另一项发现,患有德州牙的人患龋齿的几率非常的低。如果你有黄黑色的牙齿,只有三分之一的几率你会长蛀牙。

终于,在1931年,人们确定,牙齿变色和不易得龋齿都是由当地饮用水中天然存在的氟引起的。德州和科罗拉多州都有很高的天然氟含量,这就造成了牙齿变色,也就是如今称为"氟斑牙"的情况。它本身是无害的,只是不太雅观。通过国家健康服务部在不同城市和州的多年调查测试,终于确定下来百万分之一是水源最理想的含氟量,它既能让牙齿受到同样的保护,不易患上龋齿,同时又避免氟斑牙的形成。

自此之后,将城市供水中氟含量调节到百万分之一就成为了一项常规做法。数十年来,"最适宜健康的氟含量是百万分之一"这一决定得到科学界和医学界的广泛认可,任何严格的科学检验都没有显示出一点危险迹象。事实上,这是一个早已有了定论的话题。不过,就像很多其它科学或医药上的改良一样,氟化反应还是被一些规模虽小,但声音响亮的边缘团体一再攻击。在美国,反对氟化反应的游说行动也是绝对存在的。他们的做法是用编造出来的各种说法向大众媒体狂轰猛炸:例如氟化反应会导致癌症或其它疾病;有关氟化反应的研究还不够充分,或者结论还有"科学上的争议";氟化物是一种危险的化学毒素;氟化反应在欧洲已经被禁止;政府这样做是剥夺你选择的自由;还有更多毫无根据或不属实的说法,意在拉响警报,引起公众恐慌。引起公众警觉并非难事。在美国的很多社区,选民们被这种广泛传播的错误信息所误导,要求禁止氟化反应。

让我们看一下其中的一个社区,阿克塔,北加州海边一个宁静的田园小镇,在经历了报纸上和市政厅里意见不同人士激烈的纷争后,近期终于赢得一局。支持氟化反应的主要科学界拥护者是凯文∙胡佛,"阿克塔之眼"报纸的编辑。在回答反氟化反应运动采用的恐惧战术时,胡佛说:

"并没有任何已知的受害者。如果政府的氟化反应真的有问题,这44年里不是至少应该有一些人显示出受害迹象么?这些反对氟化反应的人士会说受害者还没有被诊断出来,但是又不能解释原因。他们无法展示任何受害者,只有大量没有把握的数据,和缺乏出处的恐怖传说。"

反氟化反应的游说者精心编写了W法案来禁止氟化,指出在阿克塔的供水中加入任何成分,应有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批准。这听起来貌似很有道理,是个不错的主意,如果是不了解该方面知识的外行人很有可能赞成这一法案。但关键是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和城市供水毫无关系,所以按照法律来说,是肯定不可能给予批准。从本质上来说,W法案就是一个偏离正道,欺诈性的手段,要以牺牲阿克塔儿童牙齿健康为代价,来推动反氟化反应游说者的进程。一般来说,美国通过的大部分反氟化反应法案都是运用了相同的手段。

反氟化反应游说者还会怎样散布他们的谬论呢?他们一般会散布一份八页的小册子,是由反氟运动之父,约翰∙亚摩雅尼斯博士编写的。亚摩雅尼斯博士是一位反对现代医药的自然理疗师,也是氟化反应会致癌说法的主要创始人。他对其家人也强调注重饮食中不含氟来避免癌症。是的,我想你应该猜到了,亚摩雅尼斯博士于2000年死于癌症。他当时依据自己的自然理疗哲学,拒绝任何治疗。而他所患的癌症,只要适当治疗,有95%的几率活过5年。

 

©2013 Skeptoid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