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eptoid
民间神话背后的科学根据
Weibo Renren Facebook Stitcher

Skeptoid
俐思

支持Skeptoid
Support Skeptoid

莫扎特与萨列里

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真的是被其对手,作曲家安东尼奥∙萨列里所谋杀么?

插曲 #20, 2013年08月29日
中文音频 | English

这则传奇首次为大众所知,是以一个引人注目的方式,也就是1984年上映的美国电影"阿马德乌斯"。电影中,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被嫉妒他的对手,宫廷作曲家安东尼奥∙萨列里所杀害。萨列里巧妙地利用了莫扎特酗酒的嗜好,财务上的危机,以及他想要取悦已故的父亲的偏执,引导莫扎特过度工作,劳累致死。他以匿名的身份委托莫扎特写一首安魂曲,大概是献给莫扎特的父亲,截止日期非常紧迫,是不可能完成的,最终莫扎特在各种压力之下倒下,不治而亡。萨列里取得了手稿,以自己的名义将其发布,与此同时莫扎特的尸体被扔在贫民的墓穴里。这部电影揽括了八项奥斯卡奖,包括最佳影片,以及无数世界各地的其它奖项。如果你现在在街上随便问一个路人莫扎特是怎么死的,他们可能会告诉你的答案就是来自电影里的故事。

那么,电影真的属实么?有趣的是,尽管电影纯属虚构,但其中的真实成分可能比你想的更多。

这部电影是根据彼得∙谢佛1979年的舞台剧"阿马德乌斯"改编。同电影一样,该故事以倒叙方式,以萨列里因愧疚而试图自杀失败后,向一位神父做出忏悔为开头。由于萨列里的音乐逐渐走向默默无闻,而莫扎特在死后却越来越广受追捧,萨列里为了再次引起公众注意而使出最后一招。他做出虚假的忏悔,声称是自己用砒霜毒死了莫扎特。但讽刺的是,没有人相信他说的话,这让萨利里更加无人问津。

谢佛的戏剧灵感来自于伟大的俄国诗人及作家亚历山大∙普希金,他在1830年曾写过一部短剧"莫扎特和萨列里",那是在萨列里死后仅仅五年。1898年,普希金的剧作被尼古拉∙里姆斯基∙科萨科夫几乎逐字采用,改编为同名的单人歌剧。在这个更加黑暗,情节更简单的故事里,萨列里由于妒忌莫扎塔的作曲才华,以及厌恶他的低劣品行,邀请他一起晚餐。他们的表演就像猫鼠游戏,直到萨列里最终找到机会,把毒药倒进莫扎特杯中。萨列里的欢庆曲暗示其走向精神错乱的深渊。

遗憾的是,关于真正的行凶者今天已经没有线索。莫扎特死于1791年,其死因直到今日还是广受争议。如果造成其死亡的真的是毒药,在谁会是行凶者这一点上,舆论也一直没有达成共识。

从历史上看,莫扎特和萨列里是专业上的对手,这不是秘密。在他们共处于维也纳的那些年里,萨列里曾经倍受尊敬。皇帝约瑟夫二世非常喜欢他,萨列里曾依次就任皇室作曲家,意大利歌剧指导,和皇室指挥。莫扎特和他们共同的朋友经常公开谈论萨列里是怎样努力利用自己在剧院和演奏者中的影响,让自己的曲目更加出色,而让莫扎特的曲目受到排挤。在维也纳,萨列里曾是意大利歌剧的主导者,而莫扎特在这个领域的突袭明显侵犯了萨列里。其它流派的作曲者都没有对萨列里造成麻烦,在莫扎特进军意大利歌剧之前也对萨列里没有威胁。萨列里在其行业的地位给了他所需的所有权力。

关于萨列里的罪行,问题的关键是一个经久不衰的传奇说法,就是他在死前的忏悔。1823年,也就是莫扎特死后大约32年后,萨列里的确曾切开自己的喉咙,试图自杀未遂。关于他承认杀害莫扎特的流言快速传开,这些流言是如此广为人知,经久不衰,以至于在维也纳表演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时,一份描写萨列里端着毒药站在莫扎特身后的小册子被分发给观众。那时莫扎特的音乐广受人们热爱,而传闻中杀害他的凶手仍然健在,因此公众对这桩谋杀事件的热情高涨。不过,对萨列里的憎恶却没有一致的意见。主要有两派舆论阵营:一些知道萨列里的人会为他辩护,而更多的公众舆论是由那些不了解传闻中任何一方的人组成,他们也没有多少第一手消息。

萨列里是否真的做过忏悔,并没有任何可靠的证据。最接近的证据是1953年于莫斯科出版的一本小册子,作者伊戈尔∙博伊扎声称有另外一个当时已不在人世的人告诉过他,他曾亲见过萨列里的牧师写的关于该忏悔的报告。他还宣称该人曾将报告给一些专业学者看过,但他说不出这些学者的名字。据所知,并没有这样的报告存在,如果真有人看见,对任何学者来说这都是重大发现,所以博伊扎说法的可信性就见仁见智了。确实存在的一份书面说明是来自两位萨列里生命最后两年的24小时看护者,他们表示从未听说过萨列里做出过这类忏悔。

还有一则关于萨列里的趣闻轶事是说他曾带着一位非常年轻的作曲家罗西尼去贝多芬在维也纳的家里拜访。据说贝多芬拒罗西尼于门外,并喊道"你怎敢和毒死莫扎特的杀手一起来我家?"尽管这则故事常被反复提及,但这和已知的关于贝多芬和萨列里的传闻不相符合。萨列里曾是贝多芬的导师,他们两位一直都是好友。贝多芬对这位导师极为尊崇,即使在莫扎特死后,他也将自己的小提琴奏鸣曲12号作品献给了萨列里,而且还以萨列里的歌剧"福斯塔夫"为主题编写了一系列变奏曲。所以之前说的轶事并不足以取信。

为萨列里辩护的都是莫扎特的主要传记作者,以及萨列里的其它学生,其中也包括莫扎特的密友,也是萨列里的学生苏斯迈尔,他在莫扎特死后为其写下了安魂曲。在莫扎特的最后几个月里,苏斯迈尔几乎每天都陪伴左右,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莫扎特的病因,但他并没有顾虑,而是继续在萨列里门下学习。同样值得注意的是,从未有任何官方机构将萨列里与犯罪行为联系在一起。尽管流言四起,他的职业生涯还是继续蓬勃发展。许多伟大的作曲家都继续向他求学,包括年轻的弗朗兹∙李斯特和弗朗兹∙舒伯特。

虽然传闻都将谋杀莫扎特的凶手指向萨列里,他并不是唯一的嫌疑人。与流言相反的是,萨列里甚至没有参与委托莫扎特完成那部让他过劳而死的安魂曲,那名委托人是弗朗兹∙沃赛格公爵,他想以这首安魂曲来纪念自己已故的妻子。

有一些作者提出一种假设,曾为共济会会员的莫扎特,其实是死于共济会的阴谋。但是共济会为什么要谋杀自己的成员呢?最常提到的原因是说莫扎特的歌剧"魔笛"触犯了共济会的一些规定。有种说法指出该故事其中的一个章节隐含了推翻共济会的寓意;还有种说法认为该剧误用了一些共济会的符号。对这类理论最为推崇的是作家乔治∙弗里德里希∙道梅尔,他于1861年初次将这些说法发表。不过,这些理论需要对照他的其它说法来考虑:他还相信很多州长,宗教领袖以及哲学家也是死于共济会的阴谋。

即使是有人应该为莫扎特之死负责这个想法本身在现代历史学家中也没有一致认可。关于莫扎特四个月的病史最详尽的记录来自于他的妻子,康斯坦丝,还有一些经常拜访他的朋友和同事,包括妻子的妹妹苏菲。没有人认为他是被毒死的。曾有几次,莫扎特告诉康斯坦丝他认为自己中了一种叫做"托法娜仙液"引起的砷中毒,不过在健康好转之后他又否认了这种说法。他的主要症状是肿胀,特别是四肢,最糟的时候让他饱受苦痛。1791年12月5日,当有人在他的额头上冷敷时,突来的刺激令他失去意识,之后他再也没有醒过来,并于2个小时后与世长辞。

莫扎特的医生将其死因归于"汗热病",不过这是近代科学前的诊断,与我们现在已知的任何特定疾病都没法联系起来。

在莫扎特死后,弗朗兹∙尼姆切克根据对康斯坦丝及苏菲的访问和她们提供的大量资料,编写了他的第一部传记。莫扎特的第二部传记是由康斯坦丝的第二任丈夫,乔治∙尼古拉斯∙尼森完成的。这两部书都没有提及莫扎特是死于疾病之外的任何原因。这两部作品合在一起,包含了关于莫扎特身体状况最详细的报告,也是根据这些书,现代医生可以尝试推测莫扎特所患的疾病。

主导的理论认为他患有慢性肾病。莫扎特可能本来就有极高的风险,在孩童时期他就患过现今称为猩红热和风湿热的病症,这些都会造成肾部损伤。这一诊断也与莫扎特的身体状况报告吻合。肾衰竭会引起水肿,或肿胀,如报告中提到那样。并且尿毒症中的毒素最终会令他丧命。不过也有人注意到患有此症的病人往往饱受折磨,根本不能工作,或者陷于昏迷,而莫扎特最好的一些作品都是在他生命末期完成。

莫扎特自我诊断的由"托法娜仙液"引起的砷中毒并不太可能。尽管这种毒药很易获得(它实际上存在于商业产品中,作为谋杀工具出售),砷中毒不会产生折磨莫扎特的那些症状。

有一些医生也推测过他可能死于水银中毒,有可能是由别人提供给莫扎特的。他甚至可能自己使用过水银来治疗梅毒,这是当时一些医师推广的疗法。关于莫扎特的真正死因,可能永远也无法为人所知。他的尸体不可能被挖掘出来做测试,因为,就像电影里描述的那样,他是被埋进没有标识的乱坟岗。

那是在一个寒冷的早上,一个很小的仪式。莫扎特和康斯坦丝都表达过对浮华葬礼仪式的反感。因此,他们选择了一种简朴的葬礼,实际上这种方式在莫扎特死前几年,还曾是皇帝约瑟夫二世列为法规,那就是摒弃棺材和奢华的葬礼,只用麻布袋包裹尸体。康斯坦丝由于太过悲痛,没有出席,只有几个亲近好友和亲人为莫扎特送行。他们在公墓铁门外停下,做了最后的道别。然后莫扎特由一人独自送到最后的安息地,哀悼者转身离去。这群为数不多的穿黑衣的人中,在最后时刻陪伴他的紧密圈子里,其中一名就是安东尼奥∙萨列里。

 

©2013 Skeptoid Media